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安徽黄山的富田精工公司股票(黄山富田精工)

安徽黄山的富田精工公司股票

日前,富田精工提出“全方位创新”理念并以此推动富田精工卫生用品生产设备尽快实现 “四化”——小型化、智能、无菌化、节能化,最终实现“无人化”。“黄山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的创新逻辑博得了行业链中上下游企业的认可。

5年时间,偏居于黄山脚下的黄山富田精工制造有限公司骤然成为卫生用品设备行业中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领军型民族企业。

不仅仅如此,它还打破了这一领域国外高端设备制造长期垄断的局面,被中国造纸协会生活用纸专业委员会秘书长江曼霞誉为“黑马”。

工匠精神的现代阐释智能制造其实是有挑战的,首先是管理者的创新思维

中国一次性卫生用品行业发端于1980年代,一直在模仿,基本没超越。

然而,越来越刁钻的中国消费者对一次性卫生产品差异化的需求越来越明显和强烈。“这个行业进步很快,很多企业都在做定制开发,从原材料到设备,到最终的产品。”厦门延江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谢继权说。

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今,婴儿纸尿裤全国有上千个品牌,在产业竞争中看谁的新。

然而,推陈出新不仅仅考验纸尿裤的提供商,更是对纸尿裤机械行业的考验。

“现在我们的产品更新换代周期非常快,一年、两年肯定要更新换代,这两三年设备买回去,再过三四年就淘汰掉了,设备就废掉了,设备的折旧期是两年,更新换代很快。”谢继权说。

更要命的是,有的产品提供商有好的创意,但就是没有能生产的设备,都是空谈。

国内的一次性卫生用品设备企业还处于不断“模仿”国外成套设备阶段。

原来国内设备以仿造为主,跟世界先进的设备制造商亦步亦趋。由于仿制到位,有段时间甚至让国外产品卖不动。但是后来国外企业发展更高档的设备,结果我们的设备制造商做不出来了。国内的纸品企业又开始进口了。

江曼霞讲完上述故事后自问自答,“这说明什么问题呢?我们自己原来的设备商虽然也提高了,但是自主创新意识还不够,发明创造还不够,还是学着别人,没有走在前面。”

行业的痛点让半路出家的富田精工董事长方安江要变,并且要变得彻底。

“铁定了心要扭转跟着老外亦步亦趋的行业发展模式,这也给我们这种创新型设备企业巨大的机会。”搞房地产、搞金融出身的方安江精明地瞄准了商机所在。

如何变?

企业初创,在与富田精工研发团队的一个副总聊天时,方安江说,你们以前是从跨国公司过来的,带着一种跨国公司的烙印,每一张图纸、每一个东西都带有它的符号,我们一定要做自己的东西,以前的东西作为自己的一个积累,富田精工需要改变。

“我给企业定位就是两个字——颠覆,颠覆前人、颠覆自己。”方安江说,“目标就是制造最好的一次性卫生用品设备。”

“你的产品和别人的一样甚至不如别人,竞争力在哪里?”他反问记者。

“一个装备制造业企业要想做成百年老店,就要创新,只有不断颠覆这些设备,才能永远立于不败之地。”基于此,自称“行业新人”的方安江提出来,要用现代理念来阐释“工匠精神”。

方安江的解释是,公司研发团队和设计团队的每一个人都要追求精益求精的创新精神,才能做出来有创新性的东西;我不希望我的设备交到客户手上他还要养一帮工程师,只要小学生按一个电钮,我的这套设备就能正常运转。

精益求精的通俗解释就是“没有最好,只有更好”。西门子公司总裁说:“精益求精制造产品,是我们德国企业与生俱来的天职和义务!”

“只有依靠这种精神,我国才能生产出更多与制造业强国质量同样过硬的产品,创造出世界闻名的中国品牌。只有依靠这种精神,才能打牢我们百年企业的基石。”方安江说,“这是我们设备制造企业的梦想,这三年也是一直围绕着这个不断去做。”

重庆百亚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是最早一批用富田精工设备的企业。百亚公司董事长冯永林说,设备的问题会带来品质、成本、管理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们很想用设备来解决管理痛点,但以前没有一家设备制造企业真心愿意听我们的想法。富田精工来听了,并通过设备的智能化来解决。

基于市场的自主创新努力成为全球范围内技术进步的引领者,才能推动制造业向高端化转型

6月20日,由富田精工研发制造的全球第一条可啦裤生产线在浙江代喜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投产。助力浙江代喜实现“在危局中寻求发展机会”。

该生产设备开创性地将婴儿纸尿裤与拉拉裤的生产工艺相结合,生产的可啦裤吸收了纸尿裤与拉拉裤的优点,在世界婴儿纸尿裤设备领域居于领先地位。

这是富田精工的第三代产品。

企业创立之初,富田精工也以仿造为主,跟着世界比较先进的主要设备制造商,亦步亦趋。

“主要技术基础学习了国外行业的先进技术,在关键的工位上引进了日本原装的装置。”方安江坦言。

随即,正如上文所述,富田精工做出决定走自己的路,做自己的产品的代表工号,突破了行业内纸尿裤生产线生产的产品单一的瓶颈,形成了代表工号F010、F011(可以生产泡棉弹性腰围及橡筋弹性腰围的产品)的第二代系列产品。

设备调试完成后即进入了客户工厂高速的生产阶段,帮助客户完成了前批大单(40天即顺利完成2200万元产品的生产)。

“如果说我们的第二代设备在稳定性和生产的产品品质上已经可以媲美国外设备的话,那么我们的第三代设备则更加符合中国人自己的操作习惯、更加符合安全生产的需求。”方安江说。

第三代设备的提升在:①更加符合中国人自己的操作习惯;②在安全生产上作出了巨大的升级,真正实现了关门生产,触摸屏式的操作方式。

中国发展改革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全国政协委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说,产业转型升级,实际上是两个方向,也是国际上讲的,日本人和美国人的区别。日本人是把活往细了做,而美国人是搞新技术,很多颠覆性技术。

富田精工则同时按照这两条路前行。

富田精工正在研发的“自动换码技术”引发了行业的极大关注。

在纸尿裤生产领域,由于设备对大中小号的产品不兼容,生产不同大小型号的纸尿裤需要更换相应的设备,业内叫做换码。“那种机械换码有可能要三个小时以上,甚至要半天,每次换码都要一大堆的设备。”

富田精工通过引入非圆齿轮技术、磁悬浮技术等实现了产品生产的兼容。今年晚些时候这套装置便会问世。

“以前可能投三条线,一条线就是两三千万元,三条线六千万元以上,现在投一条线三千万元就全部搞定了,不仅大幅降低投资成本,也将大大降低制造成本,将颠覆这个行业。”恒安集团副主席兼行政总裁许连捷评价说。

在智能制造方面,富田精工还引入了互联网技术,实时的设备生产信息可以直接通过手机或者是电脑查看甚至操作。

江曼霞则认为,“富田精工在做一些革新,把一些其他的行业或者其他地方的先进技术移植过来,用在一次性卫生用品行业上,完全改变以前的面貌。”

可以说,富田精工沿着设备小型化、节能化、智能化、无菌化及无人化发展方向,开启了中国一次性卫生用品行业机械设备创新之路。

目前,福田精工的发展备受行业关注,甚至有行业国际巨头表达了合作的意愿。

“通过几年来的发展,我们体会到,中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已经开始威胁到发达国家制造业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从自主创新、集成创新和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这三种主要的技术进步路径来看,由于我们技术升级的方向逐渐与发达国家站在同一平台,从国外获得先进技术的难度将越来越大,需要中国必须立足于自主创新,在关键技术和核心零部件领域不断取得突破,并努力成为全球范围内技术进步的引领者,才能推动制造业向高端化转型。”方安江说。

产学研用全方位协调打造的智能制造解决方案的供应商

企业要创新,产品要颠覆,第一要务是技术、是人才,需要技术队伍。

不惜代价挖人才是方安江的口头禅。

不懂技术的方安江大量引进相关行业的高学历人才,大量引进行业内资深团队作为公司的技术骨干,对国外先进技术进行吸收、消化、创新,将自动化与信息化技术完美融合。

“我就是要这些人脱离行业内条条框框的拘束,以便借鉴、融合、创新。”做投资出身的方安江很会资源的配置。

“这个公司高学历的年轻人多,思路活,创新能力强。”江曼霞考察富田精工后评价说。

不仅如此,富田精工还携手合肥工业大学、华南理工大学、哈尔滨商业大学等国内知名高校共同研发未来高端设备创新方向,诸如“高分子定位施加”“在线杀菌”“声波焊接及切割”“无人上料”等新项目的共同研发,最终目标是实现无人化生产。

针对客户需求,富田精工和华南理工大学进行了关于节能风机的应用,把现在的四五台风机整合为一台或者两台风机,进行高压风机节能化整合,通过计算可以得出,该公司正在研发风机的目标要比原有的数据降低40%。

同时与国内外的知名企业合作,引入磁悬浮技术、超声波技术等,把改良的设备从想法走向实践。

除了对先进技术的运用,富田精工还全力把握市场的脉搏。

与行业内其他设备公司的不同点在于,富田精工设立了产品研发部与设备研发部,在与下游客户沟通时,不仅仅是了解客户的设备需求,还与客户沟通产品的需要,基于客户对产品的设想与理念与富田精工的技术人员在行业内的多年经验一同个性化设计新型的一次性卫生用品,并根据产品设计图纸将产品进行手工样的制作,给客人提供更感观的真实产品感受,避免客户的设计图纸与实际偏差的现象出现。

为浙江代喜公司提供的可啦裤生产设备在产品设计图纸确认之初,富田精工多次制作各个尺码的可啦裤手工样,与婴童用品商店进行合作,为4个月至3岁左右的婴童进行洗澡试穿活动,每个尺码婴儿采集10余组试穿数据与现场视频记录,对现有的产品尺寸、样式、材料种类进行不断修改优化,确定了最终的产品形式,从而确定设备的流程与样式。

“因此,这台设备是为客人个性化制的独一无二的设备,保障了客户在行业内的领先性。”方安江说。

通过产学研用的协同与整合,富田精工将市场、技术与设备融合。

在考察富田精工之后,工信部规划司发展规划处处长姚珺对这一模式表达了赞许。他说,“从国家层面来说,甚至从全球战略来看,未来的创新与开发,是协同的、开放的。所以,产学研用一起来进行协同的研究开发,这是未来解决中国国家技术开发短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本来单个企业实力都很弱,单靠一个企业去开发,风险、成本、周期都太大,而且门槛很高,因为国外企业把这些专利都占完了,你要是再进去突破难度是非常大的。”

姚珺说,“国内确实是有这样一批像富田精工的企业,在推动中国自主的自动化生产线的发展。搞高端装备注重对工艺、对用户端的需求开发,这是过去国内的装备制造业所不具备的特质。”

经过短短几年的发展,富田精工已成为中国卫生用品设备行业中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领军型民族企业,打破了这一领域国外高端设备制造长期垄断的局面。

在江曼霞看来,富田精工是一匹黑马。

她说,“这两三年当中成长非常快,而且从其格局和全球化目标来看,和其他设备制造商是不一样的。他们从单纯的模仿,从瑞光的研发团队转入对研发的专注投入,资金投入也很大,人才方面的投入也很大,他们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更开阔的眼光来改变颠覆设备制造业,发明创造,来自主创新,力求弯道超车与智能制造来引领行业的发展。像可拉裤就可以说是一个创造消费,以前没有这种形式的,现在做出来这种形式,创造一种消费。”

(中国智能制造互联网课题组报道:龙昊陈军君 窦滢滢 张玉雷)

赞(0) 打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云搜财经 » 安徽黄山的富田精工公司股票(黄山富田精工)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更专业 更方便

联系我们联系我们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